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风云的博客

我在成长:与孩子、与学生、与我的祖国一起成长

 
 
 

日志

 
 

【转载】社会“下等人”  

2012-07-30 16:14:19|  分类: 引用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等人”过去的简称为下人,这是一个没有尊严的称呼。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下等人又重新出现。下等人有两个方面标志,一个标志是社会地位低下,另一个是社会人格低下。这主要是社会经济政治不平等导致的结果。界定下等人很简单,只要看那些上等人的权力和财富就足够。


  改革开放以来,一些学者在总结苏联解体之后的经验时说,苏联解体前没有乱,解体之后的各个国家没有乱,尤其是俄罗斯没有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经济精英、文化精英与政治精英结为一体,意思就是说,只要精英不乱,精英精诚团结,这个社会就不会乱。中国的改革似乎也在按着这种思路走,政治精英给经济精英以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让他们入党,成为社会主义的建设者。政治精英给文化精英以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也让他们入党,让他们有足够的经费,给他们以足够的机会发展文化,因为创新型国家离不开他们,建设文化大国离不开他们,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也离不开他们。三十年之后,中国的精英终于上演了联合狂欢的一场大戏。


  与此同时,密尔问题出现了,这是罗尔斯对密尔的描述中说的,也是正义论的一个重要内容。密尔问题是指:控制政治和经济不平等就是要防止社会当中的一部分人控制其余的人。当这两种类型的不平等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就会联起手来。政治权力的基础是智力、财产和联合的能力。“联合的能力”指的是在追求个人政治利益方面与他人合作的能力。这种权力允许少数人凭借他们对政治过程的操纵和控制,制定出能够确保他们的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双重支配地位的财产和法律制度。


  这个问题也是马克思问题。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众所周知,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正是因为资本主义的经济,决定了国家变成资产阶级共同事务的委员会。列宁对这个问题也说得极为明确,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马克思主义的经济政治学对于经济的对政治的影响的分析架构仍然值得重视。这一理论应用到中国的实践就是经济已经具有足够的能力和话语权对政治进行干预,这使人本能地想起了英国的第三等级会议。只是第三等级会议要求不多,他们只是想与国王抗衡与制约,后来发展到议会,权力也是分立和制约的,这在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和洛克的《政府论》中可以看得很清楚。而中国的精英却走上了一条不同于英国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发展道路,这种道路就是经济精英因没有独立从而走上与权力勾结,同时又支配权力、利用权力为其服务的道路上来。他们让政治权力围着经济转,他们以自己的实力绑架了政治权力,让政治权力充当他们的奴仆,他们让政府成为他们共同事务的委员会。


  中国的房地产就是最为典型的一例。房地产以给政府创造政绩的方式绑架政府,以让政府官员谋利的方式让政府称臣,以让官员腐败的方式让某些官员成为规则的公开破坏者。房地产还绑架了中央政府,让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进行利益博弈,使中央政府处于不义的地位。他们甚至以稳定的名义裹挟各级政府,让政府为房子问题导致的不稳定埋单。房地产还绑架了金融机构,让金融机构变成了房地产的传令兵。房地产绑架了社会道德,让所有的人直接或间接地绑架在债务的战车上。


  经济政治的不平等会导致社会心理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心理一旦形成,就会成为一种社会的病态,而且在短时期内很难修复。这种心理就是“下等人心理”。


  不平等会导致社会心理弱势群体或心理边缘群体的出现,这部分群体觉得这个社会是富人的社会,是有钱有权有势力的社会,而不是他们自己的社会,富人的事与他们无关,权力者的社会与他们无关,他们感觉他们被这个社会抛弃了,被这个社会遗忘了,他们对这个社会采取了极其冷漠的态度。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不可逾越的鸿沟使他们彻底绝望,他们缺乏长远的安全感和从事有意义的工作机会与求职机会,这不仅会伤害公民的自尊,而且伤害了他们的社会成员感,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被社会收留的人”这会导致他们的自我憎恶、痛苦和愤恨。使他们自我放纵,自我抛弃,放弃追求美德和卓越。


  不平等使两个不同的心理群体互相映照。在“下等人”心理的另一方是“上等人”心理,即精英们的狂妄自大心理。严重的经济不平等和社会不平等通常与社会地位的不平等联结在一起,社会地位的不平等鼓励地位更低的人们将自己看做是“下等人”,也鼓励别人将他们看做是下等人。这有可能产生出范围广泛的逆来顺受和奴颜婢膝的态度,另一方面,也会引起统治欲望和狂妄自大的态度。


  不平等的效应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下等人”的逃离。他们既成不了公民,也成不了臣民,甚至也成不了奴隶,他们是没有社会和政治尊严感的“下等人”,他们对公众生活、对现代政治生活选择了“逃离”,因为政治生活既与他们无关又让他们感到无奈、恐惧和肮脏。收入和财富方面的不平等,产生出一种沮丧而消沉的下等阶级,这种下等阶级会感到“自己被抛弃了”。不平等的社会心理还会引发二者相互仇视,成为社会动荡的导火索。


  另一方面,是“上等人”的狂妄。统治欲望和狂妄自大使一些官员口无遮拦,经常爆粗口,经常讲雷人的语言,经常用官嘴来泄私愤,经常用恐怖的语言来威胁民众就是明证。顺便说一句,中国已经处在矛盾的爆发点上,有时候,官员的一句话就会引爆社会。所以官员最好把自己的嘴管好,公权力是用来公用的,不是用来泄愤的,更不是用来恐吓公民的。


  政府是公共权力,本应以宪法为依归,以执行公共规则为己任。但政府被经济精英绑架成为“上等人”。被经济精英绑架的结果是政府失去了公正的能力,同时文化精英又被政治精英绑架,失去了说真话的能力。于是政府走上了他自己也不愿意走的道路,那就是维稳,他们只有这样做才能维护“上等人”的体面与尊严,只是这种“上等人”的体面与尊严是极不稳定的,其地基类似于建立在沙滩上。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