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侯风云的博客

我在成长:与孩子、与学生、与我的祖国一起成长

 
 
 

日志

 
 

【转载】刘松萝:中国已经处在邪正的转折点之上  

2013-01-31 11:10:27|  分类: 忧国忧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有话:相信总会有那些人为了中国走向正路而努力着——正如鲁迅所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刘松萝:中国已经处在邪正的转折点之上

 

 

近几年,中国的腐败已经向恶性发展。腐败在蔓延,而且有向半公开化发展和加速发展的趋势。涉案几千万的官员,已经算不上大贪了。不少处级乃至科级的公务员,就能够整出千万级以上的大案。很多官员明明在经济上很不干净,社会上也是议论纷纷,却不但安然无恙而且平步青云。在经济发展和市政建设中,官方的回避和民间的瓜田李下都不用讲了,一些官员的亲朋好友变成了各种大手笔的直接受益者。

腐败的半公开化,还包括有些贪官的亲信公然把特权和违法行为拿出来炫耀,有些贪官敢于面对社会大放厥词,并且毫无顾忌地打击反对者。而腐败的加速发展,指的是大大小小的贪官已经迫不及待,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和越来越大的力度去制造贪污腐败的机会。

近年来,我们看到了政府主导下的巨大浪费和蔓延整个社会的奢靡之风,看到了房价的暴涨和愈演愈烈的暴力征地拆迁,以及在失望和焦虑中煎熬的社会大众。

与腐败同样严重的是知识分子的堕落。改革伊始,就有知识分子主张利用腐败来促进转型。随着一部分知识分子进入社会主流,他们以往的批评精神没有了,对大众的关注也消失了。自茅于轼提出“为富人说话”以后,有些人开始公然宣扬拜金主义,公然发表歧视穷人的言论。

乱世中成长的知识分子,把自己在生存而斗争的时候积累的扭曲和变态的经验上升为普遍的真理。小市民意识,犬儒主义,乡愿作风乃至流氓意识都进入了上层社会。

尤其要指出的是,吴思提出的潜规则和血酬定律在事实上给暴力和腐败提供了合理性。既然在法律和制度之外还有潜规则,既然大众要为自己的生存付出血酬,那么贪官当然可以为所欲为了。

就是在这几年,一些因为曾经的高谈阔论而名扬天下的知识分子越来越事故了。暴力征地拆迁发生的时候看不见他们,房价暴涨的时候也听不见他们的批评。民主不讲了,代之以他们自己的自由。

随着自身地位的上升,有些知识分子也在寻求腐败的机会。那种片面的高校自主招生,以及以司法独立为名反对舆论对司法的批评,都属于寻租的努力,都属于潜在的“增量腐败”。他们的“增量腐败”,将会是压垮大众乃至社会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精英人物所宣扬的小市民意识,犬儒主义,自私论和乡愿作风是维稳之车的另一侧轮子。

以中国的现状,早就应该有所警惕,有所改进了。然而,有潜规则在,贪官和酷吏的底气越来越足。有犬儒主义和小市民意识在,各阶层的人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就会拿出两大法宝:阿Q的精神胜利法和华老栓的人血馒头。

眼下,犬儒主义已经向邪恶的方向发展。在网上,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言论:“才贪污几千万,清官啊”,“人家是老爷,你要反腐败,不抓你抓谁”,“拆你房子怎么了,不但土地是他们的,你的命也是他们的”,等等等等。这些话以前被用来讽刺贪官,现在则是用来为贪官张目了。

一些炒房者,包括多买了一套房子的人,竟然可以公开训斥“穷鬼”:维持政府那么大的消耗,就得卖地,各地的贪官都到北京上海买房,想让房价下跌,做梦去吧!

在电视上,各种节目在告诉我们怎样励志。而励志,包括了“为什么韦小宝能够在乱世中左右逢源,对付七个老婆的时候游刃有余”,包括了去听富一代和富二代讲述他们的幸福生活。从芙蓉姐姐到凤姐,励志之道已经近乎于自残了。

但是,凡事都有限度。我在《2012,民主之年》中说:“一些邪恶之徒过于自信了。他们忘记了中国是一个有悠久文化传统的国家,忘记了民主与进步是世界的潮流。纵使现在的中国人很不成器,也断没有永远随波逐流的道理。你们没有底线,大多数中国人还是有的。当邪恶达到顶点的时候,它就不再强大了。”

在2008,2010和2011年,我说过:尽管面临重重困难,中国,已经处于变革的前夜。”

在2001年的南丹矿难中,有几家媒体的记者就是不退缩,坚持下来,终于使真相大白于天下,并且使事故的责任者和枉法者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2011年的723特大动车事故中,体制内外的人士一起出来呼吁真相。

2009年的唐福珍事件发生以后,要求修改拆迁条例的呼声响遍全国。由于缺少知识界的支持,我们的努力失败了。

我坚信转变的到来,有时又不免悲观失望。记不清在哪篇文章里,我说,由于全民性的犬儒主义,盼望否极泰来也是要失望的。

其实,普遍的犬儒通常是变革的前兆。

我要向那些不肯后退的人们致敬。他们不拒艰险,不计后果,在看不见未来的情况下坚决反对腐败,坚持向社会说出真相。在他们的努力下,各路表叔、房叔、房姐和房妹落马了。

看到他们,我就会想起鲁迅的文章,《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鲁迅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鲁迅接着说,“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不过一面总在被摧残,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为大家所知道罢了。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于全体,那简直是诬蔑。”

正是那些不肯后退的人,以自身的勇敢和牺牲唤醒了沉睡和装睡中的中国人。

2011年底,我说过:“在2012年,中国的腐败、拆迁、房价和犬儒主义都已经接近2007年股市的6124点。”

今天,我要说:中国,已经处在邪正的转折点之上。

我没有过分乐观,也没有自作多情。我想提醒中国人,人不是社会中被动的因素,也并不存在一个没有人的努力的社会的发展规律。我们处在转折点上,能不能实现转折,取决于我们的努力。

 

转自:站在伟岸的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